喵!

    一声猫叫划破楼道中死一般的静谧,君如墨低头看着蹲在脚边的黑猫。

    圆滚滚的身子,乌黑滑亮的黑毛,还有那双幽黄幽黄的眼珠正好对上她的双眼,像是在和她互看似的,心里不由有些发怵。

    都说黑猫通灵,它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也是因为屋主人的原因?

    君如墨抬起头,伸手又敲了几下防盗门,却依旧无人应声,感觉有些诧异。

    “喵!”黑猫忽然又叫一声,听起来似乎有话要说。

    君如墨想了想,蹲下身子抚了抚黑猫的皮毛问,“你是不是住在这里啊?那你家主人在家里吗?”

    黑猫看她一眼,低头用嘴去叨她脚下踩的红色地毯。

    心念微动,君如墨退后几步,果然看见被黑猫叨起的地毯下静静躺着一把钥匙,银色钥匙看起来还很新,大概是屋主人用来做后备的。

    伸手拿起钥匙吹了吹灰尘,她将它插进锁孔轻轻一拧,厚重的防盗门应声而开,可当她推门的时候,却感觉有种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气息既像跨越阴阳两界时的神秘,又像黄泉之中忘川河水的冰冷,空气中的温度陡然下降,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时,她再次闻到更加深厚的腐尸味道,之前的感觉没有错,屋里的确有死人。

    黑暗中,君如墨伸手在门边的墙壁上摸索半晌,虽然摸到了开关,按下去却没有反应,应该没有电源正常供应。

    不过幸好,她的阴阳眼镜在黑暗中能够自由视物,有没有灯光并不重要。

    踩着脚下的柔软地毯,君如墨穿过一段狭窄的弄堂进入客厅,放眼望去,屋中的装潢摆设与普通家庭并无区别,唯一让她注意的是左面墙边摆着一张半旧的供桌,桌上供着一幅35寸的黑白照片,它面前的小青鼎内立着三柱香,香火竟还燃着,只是已经烧至尾部。

    黑白照片里面是个年轻女人,披着一头乌黑色的卷发,五官清秀,看起来很温柔的模样。

    这个女人难道是田东诚的妻子?可警方提供的资料上并没有显示他已婚配!

    君如墨正疑惑时,身后忽然传来男子低沉嘶哑的声音,“你是小偷吗?”

    饶是她艺高人胆大,此刻也被惊出一身冷汗,迅疾回头,只见一个和她个子差不多的男人穿着件黑色大衣站在沙发后面看着自己。

    这人长得非常普通,一双细小的眼睛却给人非常阴森的感觉。

    君如墨没想到屋里有人,更没想到这个人就是照片里的屋主田东诚,懵了一下才开口解释,“田先生是吗?你好,我是……君如墨,是警方派来的,早上问资料的时候有些地方还不够详细,所以需要再向你采集些资料。”

    听到“警方”二字,田东诚眼中明显闪过一丝不耐,但他并没有立刻拒绝,而是绕过沙发走到茶几面前,伸手打开上面的停电宝,使屋里的光线明亮许多才说,“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那个赵阳我不认识,我和他从来都没有打过交道,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死在电梯里面,你们警方难道不会自己去查,只会骚扰我们这些良好市民?”

    君如墨感觉他不愿意配合,却并不敢直接拒绝,从内心来说,应是个比较胆小的普通人。

    但出于职业习

章节目录

君心如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撩妻入怀只为原作者蜚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蜚夜并收藏君心如墨最新章节